哇沙比的青春(4)

我目前住在荷蘭的Son小鎮,週邊有許多森林湖泊。在夏天裡,常常看見人們就在湖邊紮營釣魚,也很常見到小童軍們利用假日進行各種活動,每次瞧見穿著制服的他們,就覺得備感親切。有一回,看見營地裡的小童軍們,突然將升火變成縱火似的,濃煙火苗在森林裡營地裡竄起,好險,幸無大礙。荷蘭的小孩真的很幸福,有這麼多的豐富自然環境陪著他們成長。不像當年我們的砍柴技能,竟是劈廢棄的課桌椅來練習,而且考驗營後,大概再也用不到那技能了。

團部原本在中正樓與光復樓之間的地下室,後來遷到隔壁中正樓地下室較大的一間教室,應該說是古老的托兒所。高一時,曾經被學姐拉著一起去整理,臭臭的,些許陰暗,有許多灰塵、積水和蟲子。我們捲起衣袖,先把托兒所遺留下來的棉被尿布丟掉,然後再把牆壁鋪上報紙、垃圾袋,漆上耀眼的藍,貼上黃色的"Antelope"羚羊,之後再慢慢搬動團部器材和櫃子。於是,我們的秘密集會場所-團部有了新的面貌。話說本團的團徽是隻長得像鹿的羚羊(雖然我至今也認為它應該是隻鹿),因此本屆可愛的副主席,曾將團徽的答案填為"羚鹿",後來就尊稱副主席為羚鹿了。一九八O年,團部正式由升上高二的我們接手。我們不僅中午、放學常常在團部逗留,甚至假日也喜歡到團部晃晃,或是為團活動而忙碌。平日體育服、課本忘記帶,可以直奔團部跟伙伴借,因此我的某本課本被借來借去之下,險些變成留言本,被伙伴留下許多註記。在寒冷的冬天,還可以在團部煮個火鍋圍爐,大家一起閒聊八卦,看看男校的校刊、畢業紀念冊或金庸武俠小說、橫濱故事漫畫,吃飽後再繼續K書或是忙團務。在團部裡,我們時而流汗,時而流淚,時而開懷大笑,時而傷透腦筋。這樣的感覺很溫暖,是正處青春期時的我們,心靈的一個歸處。

  1. 發表留言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